瑾茗

被重启拉回瓶邪丨剑三五七万歌jjc狂魔丨陆散丨EC丨全职丨华福丨爬墙小能手丨

[蔺苏/琰殊] 与谁餐

*吃饭时想到一个梗,抽个早起的空用手机写写投喂一下自己,想写出一种轮回的感觉,不过好像不太明显…
又名【你胖了】与【摸头杀】的二合一攻势。

一发完结。





一、飞流和苏哥哥的时间
刚吃过午饭,送走了十三先生,梅长苏有些倦倦的,正要在榻上眯一会。今天是廊州冬日难得的好天气,日头正好,风也没有一丝。
梅长苏向来眠浅的,将睡未睡之际,听到盒子响动,便醒了。
“飞流。”
飞流呆了一下,手里的食盒放也不是,拿也不是。最后忍痛放下,跳到梅长苏榻边伏在被上。
“点心,好吃!”飞流目光有些躲闪,但依旧认真道。
梅长苏心下好笑,面上佯怒道:“昨日你答应苏哥哥什么啦?”
“每天,两块。”
“那早上已经吃过了,为什么又来偷吃?”
飞流低下了头,小声道:“坏人说,苏哥哥,睡。”
梅长苏绷不住了,笑着摸了摸飞流头,“原来是蔺晨教你的,但也难怪。怪不得最近你也胖了。”
飞流一脸震惊,“飞流没有!”,又紧张的摸了摸自己的肚子。
梅长苏斜倚在榻上,垂眸故作高深沉吟道:“不想胖,就听苏哥哥的话。否则牙会变成黑的,还会变得像坏人一样胖哦。”
飞流认真的想了想,觉得苏哥哥说的很有道理。

二、萧景琰和林殊的时间
“小殊你吃的太少了,怎么,不好吃么?”萧景琰皱着眉头,看着林殊已经放下了筷子。
林殊笑着摆了摆手,又拾起筷子给萧景琰夹了块白肉,“不是不好吃,你多吃些,我可不能再吃啦!”
萧景琰闻言突然认真了起来,急道:“怎么了,是肠胃不适么,用不用请大夫来诊诊?”
林殊觉得萧景琰真是可爱极了,抬手用力揉了揉萧景琰的脑袋。
“我哪有那么脆弱!只是昨日母亲说我胖了,新做的衣服没穿便窄了,我便想着每餐少吃些。”
萧景琰忍不住斜了一眼,拿下了那支在自己头上胡作非为的手,“你可省省吧,我才不信你能坚持得了两日。若有一日你一顿不吃两大碗饭,怕是连我都认不出你呢!”

“苏先生在想什么,是菜品不合胃口么?”梅长苏的耳边传来靖王的关切,这是他回金陵后第一次留在靖王府吃饭。
“没有,靖王府的菜食一向是好的。是在下想起了一些旧事罢了。”
一向?靖王眼皮跳了一下。哦,应该又是霓凰郡主说的吧。
梅长苏低了低头,左眼一滴泪落在水杯中,波光之后,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三、蔺晨和梅长苏的时间
吉婶端上了热气腾腾的粉子蛋,糯米的香甜和着酒酿的氤氲香气,令人食指大动。黎刚一边放下手里的粥盅,一边念叨道:“宗主,晏大夫嘱咐您,这粉子蛋要少食些,吃多了怕是要胃痛的。”
“行了行了,蒙古大夫还活着呢,还能让你们宗主吃死不成?”蔺晨不耐烦的挥挥袖子,再把手揣起来看着梅长苏道,“我自然知道你是不能多吃的,但是我不怕呀,谁说我点这粉子蛋是给你吃的,你就好好喝你的粥吧!”
梅长苏示意黎刚下去,放下手炉,有样学样也揣起手来,“您蔺大阁主都这个身量了,还吃这么多?”
“嘿,小没良心的,我天天在这管你的命,你连一顿饱饭都不想管了?”蔺晨沉痛状摇了摇头。
梅长苏披着雪裘,眯着眼笑的样子,活像一只白狐狸。蔺晨觉得自己的审美超群医术一流,造出了这样出尘俊逸的皮囊。想到此处,蔺晨忍不住揉了揉梅长苏的脑袋。
梅长苏也没躲,看着蔺晨的眼睛道,“我在一日自然管一日的,所以奉劝蔺大阁主对我江左盟的弟兄们也客气点,省的以后到江左吃不上热汤饭。”说着顺手举起粥盅示意,“蔺晨,敬你。”
蔺晨却不领情似的低头搅了搅碗,似乎对粉子蛋里的枸杞有了浓厚的兴趣。咬开一颗糯米团子,特制的桂花馅涌出来,满嘴花香绵绸的几乎让人不舍的咽下。
满室静谧,桂香悠然。
吃过午饭,十三先生来了一趟,梅长苏嘱咐着自己去往北境后金陵的部署。蔺晨坐在门边,手里转着折扇,吆喝指挥着飞流折最高处的那只梅花。
送走了涕泗横流的十三先生,蔺晨大摇大摆的挨着梅长苏坐下,梅长苏顺势靠在他身上。
“明天就要走了。”梅长苏松了一口气般的闭上了眼睛。
蔺晨抬手揽着他,把下巴搭在梅长苏头顶,像是做过千万遍那样自然,淡淡的皂角味令人心安,“放心,我陪着你。”

或栉风沐雨,或河清海晏,我心归处是吾乡。
盛世赠友,我赠君。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