瑾茗

被重启拉回瓶邪丨剑三五七万歌jjc狂魔丨陆散丨EC丨全职丨华福丨爬墙小能手丨

【陆散陆】论如何相识 [短篇] [武侠背景]

*剑侠陆夫人&成仙的牛鼻子散人
*一个突发的脑洞,明明还有十来天就国考了还在摸鱼_(:з)∠)_估计是不能好了…
*其实只是想写一本正经的道长散老师…
*一发完结,不给自己挖坑…放我去做题啊啊啊啊啊啊
======================================================
陆之遥觉得气氛不对。
听山下的村民说,这八仙山上的猴妖们整日嘈杂不休,半里外便可分辨,怎么到了洞口仍不得闻一声叫啼?陆之遥自诩身经百战也不禁背上起了冷汗:事出反常必有妖。啊呸,本来就是妖洞,没有妖还能有神仙么?陆之遥又腹诽自己起来。
掂了掂手里的紫英剑,看着蓊郁灌木间低矮的洞口,陆夫人下定决心般的闭了闭眼。
走吧,龙潭虎穴也得闯。不就是大猴子精么!
钻进猴洞,扑面而来的骚味混合着血腥差点把陆大侠熏个跟头,皱着眉头适应了一会突然暗下的视野,就这树叶间漏进的碎光,陆夫人打量了一下这个不大的洞穴。
眼前除了一些粪便和枝叶,并无它物,只隐约可看见深处有另一间石室。嗯,这味道,应该是没来错。陆之遥忍不住暗暗吐槽。
陆之遥把剑斜举在胸前,慢慢向更暗的内室挪动。未知的情况无形给人压迫感,再加上视力受限,陆之遥拼尽全力才将自己沉重的呼吸尽量放轻。
“咔啦。”树叶被踩动的声音,在寂静的环境里恍如雷鸣!
一直紧绷着弦的陆之遥瞬间拔剑出鞘,小样儿,原来里面埋伏着等我呢!登时一个箭步,灌注真气的剑锋破空而去,淡紫色的剑气莹莹然照亮了方寸之地。然而并没有刺透血肉声传来,反而是“叮”的一声脆响,金石相交声伴着虎口强烈的震击感,陆之遥顿时就懵了。
卧槽,这猴妖会使剑?
情况不容多想,对方逼人剑势已携卷而来,那人的兵刃满目光华,细看却又似在流动。陆之遥满脑子情况不明的见招拆招,一边矮身躲过一招,一边忍不住高声问道:“你和这妖猴是何关系!为何在此阻我!”
“啥?”
对方手上动作一僵,光剑瞬间消散。陆之遥一惊,临时变招已措手不及,只能强行曲肘将指向那人的剑尖扭为剑脊。
“啊!”虽然只是受了剑脊一拍,但毕竟灌注真气,那人忍不住痛呼出声。只听风声猎猎,那人借洞穴墙壁反踏之力荡出丈余,似是立在高处。
“你不是妖?”是青年男人的声音,洞穴里的回声,衬的这人清越的声线更添空灵。
“必须不是啊!你是何人?为何在此?”
“我是来除妖的,这一地净是死猴子,你看不见还闻不着啊。”
陆之遥这才反应过来,却是越深入洞穴,血腥气越发浓重。陆之遥登时有点尴尬,摸了摸鼻子:“那啥,我也是受托来除妖的,把你当妖怪了……不好意思啊!你没事儿吧?”
“嘶……没事儿,我是真男人。”那人的声音有些闷,似是在低头查看,“你叫什么名字?功夫不错啊。”
“在下陆之遥,方才多有得罪,见谅见谅。还不知兄台怎么称呼?”陆之遥从怀里掏出火折子,擦亮一只,火光将这斗室染为暖色。抬头望去,原来这洞穴穹顶极高。那人身形颀长,正一手抚胸立在石壁高处的凸起上,形容仍看不分明,确是一青年男子无疑了。
问及身份,那青年蓦然严肃起来,抑扬顿挫的正经道:“贫道道号逍遥,是这八仙山中清修一散人,久闻猴妖为祸世间,特此前来除妖,无量天尊。”说及此处,语气中有多了几分笑意,“仙道贵生,无量度人,相逢即是有缘。贫道与陆大侠不打不相识,又平白挨了陆兄一招,不知陆兄可愿陪贫道到小观饮两杯粗茶?”说罢飘飘然的从高处落下,一袭白衣,火光摇曳间也是一派仙风道骨。如果不算落地时震动伤处疼的皱紧了眉头。
陆之遥也笑了,双手拄着剑打量着逍遥。这位道长倒是很合他脾气。
“好,”看着逍遥明亮的眼睛映着火光、带着笑意,陆之遥努力严肃起来,挽了个剑花还剑入鞘,拱了拱手“那便恭敬不如从命。”

评论(2)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