瑾茗

被重启拉回瓶邪丨剑三五七万歌jjc狂魔丨陆散丨EC丨全职丨华福丨爬墙小能手丨

讲个花秀的故事。⑤

今天傍晚接了他的电话,发动机嗡嗡的,是在车上。他总是在下班路上给我打电话,一边开车一边聊天,直到进车库没信号,就各自默契的挂掉。话题无非是上班好累啊,今天吃了啥,回家休息下,淘宝买东西之类,家长里短。他会开有颜色的笑话,我嗤他粗俗,他借坡下驴说自己是【粗】人,我再嗤他俗不可耐。这几天他总提办公室有人吃辣条,很好吃,超级好吃,棒,停不下来。我佯怒道,那你光说不给我买么?他打着哈哈开始哭穷,公司不发薪水呀,穷呀,唉。赚钱真难。

晚上又接到他电话,他家不知为何信号一直不好,我总讽他住在山沟里。这次信号尤其差,简直像他在从外太空向我发回报道,声音断断续续堪比摩尔斯电码。我俩喂喂喂能听见嘛你信号不好你在说什么的扯着嗓子喊了半晌,终于找到了勉强能交流的正确姿势【


他说:我给你买辣条呀,买一箱!

我吓一跳:你买这么多干嘛?一箱是多少?

他:60袋!

我:我去,那多大一袋

他:一口!

我汗颜,抖抖鸡皮疙瘩:买吧!

很快就收到了微信截图,已拍下付款。


他最近对我很好。

昨天下午给他打了个了电话,没通,晚上接到回电,听他匆匆解释手机没电了,看不到提示,不是故意不回的。

挂了电话,我哭笑不得的带上耳机听歌看书,耳机里是百听不厌单曲循环的沧海映雪歌。听着听着又想起从前的事来。他以前没接到我的电话从来不会这么急切的打回来,更不用说解释了。最多是发个信息说刚才没听见。


他以前对我没这么好。


想到这难免笑不出来了。对,他以前对我并不好。毫无浪漫细胞,大男子主义,脾气大,从不会哄人。

  玩游戏时,节日里我想看烟花,他说浪费钱没意义。尽管那时他两个号钱都是满的。

  刚开长安内城时,我见有个新的跳高成就,他是成就党,我也喜欢这种成就,约他开服一起去。开服我叫他来,他说要去打个本,我说等他有空一起。几天后又想起这事,问他,他轻描淡写的一句:我做过了,你自己去吧。当时我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心里有火,想着事不大,忍着没发。我也装作轻描淡写:那你来陪我跳吧,内城不能大轻功我不会跳了。他:自己百度,有攻略。

  他是会单刷洞窟的。那时他也不能保证无伤,所以我时刻站在旁边准备冲进去救场。我需求戒指,一直求他再带我打一次。他那时早就无需求两件套了,一直推脱累,不想打。我也就没再烦他,想着哪天让师父带带我。然后喜闻乐见看到他带别的妹子刷洞窟。说是帮会里的,不熟,不好拒绝。【那时我们还没自己建帮。我当时就笑了,我可以拒绝,她不可以??想不通。到最后他死去活来一直过不了,还是我自黑cd去帮他了,虽然出的东西不是我的。

  还有什么隐身和妹子挂小频道,骗我说在旧工会频道歪歪挂机扯淡。我当机立断上了小号歪歪,他旧工会频道杀过去验,果然不在。然后有黄马的频道一个个找,我心中预感很强烈:绝对不简单。然后找到他和妹子谈笑风生。我知道他有进频道提示,但仗着是小号光明正大的偷听。后面戏码就常见了。发火,道歉,不接受,你竟然骗我,解释,找朋友来求我原谅他。这种情况下,第一次他给我放真橙。果然好钢要用在刀刃上。【什么鬼


分手之后,他对我竟然上心多了。  

他自己形容,媳妇总是别人家的好。

我问,那你以前怎么没觉得我好?

他突然黯了下去,语气很认真:你很好,特别好,我一直觉得你很好。真的。

我哽住了: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

他沉默,道:对,就是这个理。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