瑾茗

被重启拉回瓶邪丨剑三五七万歌jjc狂魔丨陆散丨EC丨全职丨华福丨爬墙小能手丨

讲个花秀的故事。④

【负能量预警】
【异地恋真的很难系列……





先说说帮会的事。
我有个很犀利的师父,据说以前是叶服的攻防指挥。我50级时跟着同学进了师父的帮会,那是个兵甲20名左右的pve帮,师父是副本指挥。难免有点雏鸟情节嘛,师父又是那种很温油的男神音,所以即使和2花在一起了也不忍心退帮。
后来,师父A了,给我留了一封信,附带两块硅石,100个鱼饵【鱼饵是什么鬼我一直不明白…只是随手清包裹嘛!
师父A了之后,帮会很多骨干也陆陆续续A了或者退帮了,大有树倒猢狲散之感。在那之后每次我查看兵甲帮都能看到不同的帮主名,排名也不复从前巅峰了。【最近好像又有些起色,但人员大换血也没有什么值得我关心的了

二花当时在他同学的帮会做副帮主,也是个不小的pve帮。80年代中期,种菜还是十分挣钱的行当,我的五毒号在师父帮会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每周都有6000金收入ψ(`∇´)ψ
于是乎我和二花萌生了单干的念头。
说干就干。

这里是不是应该插广告了233333
纵月鹅中恶休闲双修帮会【一爱情公寓一】收人啦!跑马15神行帮修半价瑰石升级四日常书屋各种功能齐!欢迎散人兄弟入驻!!【看到散人有点出戏

于是帮主和帮主夫人过上了幸福快乐的生活,全剧终。【什么鬼

于是我俩开始发愁上哪儿找8个小号度过帮会预备期。就在这时,应运而出了一系列画风诡异的小号:
我只会醉舞呦
我只会无敌呦
我只会左旋呦
我只会舍身呦
我只会隐身呦
我只会定军呦
……
【职业你猜系列

在之后的漫长日子里,我看着帮会慢慢热闹起来,又有许多人下线后再也没有亮起来。他A了许多次,又许多次回归。只有我无论如何也不忍心A。有几段时间,帮会冷清的连大战都组不起,我真怕如果我也A了,有一天他回归看到空荡荡的帮会列表会不会难过?
我总是在等他的。
因为那时我总是相信他一定会回来的。
因为我在这里。

十一前夕,他突然让我把帮主转给自己的号。我瞬间被巨大的不安莫名笼罩。心慌。虽然一切看起来都很正常,他让我转移帮主的理由也很有说服力,那段时间他忙于工作没时间管理。但我作为副帮主有所有的权限,根本不需要所谓的帮主,更何况他的号也是我在玩。
那段时间他每天躲着我,不再给我打电话,不回我信息,难得接一次电话也总草草收场。我有不好的预感,但还是开玩笑试图活跃气氛:如果你喜欢别人一定要告诉我,我不会纠缠你的。他连连否认。现在看来,他是早有打算的。而我也并非毫无所查,只是认真的骗自己罢了。

七天转交期,我正式接手帮主的那天,却哭的歇斯底里。
那是我人生前20年最狼狈的一天了。
中午跑到楼下打了很久电话。一切发生的太快,头脑都还是懵的。我不同意分手,就是不同意,他执意如此,问他原因他却说不清。谈判失败回家后,我就发现自己发烧了。
晚饭前他的电话又到,我怕妈妈听见,借口遛狗没穿外套冲了出去。天已经黑了,小区的路灯不亮,金秋十月,很冷。我在昏黄的路灯下哑着嗓子和他说话,听的出他也哭了。在一起两年,这是第一次见他哭。
我反复只问一个问题:为什么,告诉我为什么?
他说,有些事情,我说的不算,他说的也不算。
他说,家里给他很大压力,他坚持不下去了。
他说,要相信他,他从来没有喜欢上别人,从来没有不爱我。
他说,欠我的太多总也还不清的。
他说,对不起。

从未有过的无力感,我想过无数种分手的原因,却从未料到我们会因为家长和家庭而分开。
风很大,夜里很安静,只听得风在我耳边呼啸,有路人从我身边走过投来好奇的目光。优优很乖的站着,目光温柔的看着我,没有像从前那样拽着我到处疯跑。
我蹲下抱着优优,苏牧的长毛真暖和,洗发水的味道满是家的感觉,汪星人的高体温在冷风中显得格外滚烫。四周住宅楼里透出柔和的灯光,抽油烟机卷出饭菜飘香,有年轻的父母带着孩子走进旁边的单元门。
优优回头舔了舔我的脸,我却突然流下眼泪来。
我说,我相信你,你说的话我都会信。
我说,我好冷,幸好优优身上暖和。
我说,天黑了,但优优在,我不害怕。
我说,我想你。

一时两处凝噎。




评论(13)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