瑾茗

被重启拉回瓶邪丨剑三五七万歌jjc狂魔丨陆散丨EC丨全职丨华福丨爬墙小能手丨

讲个花秀的故事。③

昨天二花给我发信息:“没事可以随时打电话,要是没接或者挂上了就是有事”
不感揣摩他是什么心思,怕猜错,更怕猜对。
在一起那么久了,有时候不像爱人更像亲人。
不知道最早是听谁叫他二花,我一下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一发不可收拾爱上了这个称呼,在我的发(si)扬(yi)光(xuan)大(chuan)下,二花很快就成了亲友们公认他的代名词。
二嘛,多好懂!
他确实二,弃治花说的就是他了。他对白色阿三装有一种朝圣般的特♂殊♂感♂情,从80年代每周开本刷,到90年代每周带着我和两三个亲友继续刷,老二的白腿毛成了一种执念。更不用说他还是个丧心病狂的挂件党,如果你在主城插旗区看到过一朵意识犀利走位风骚,拓印白色阿三带着狗脸【划掉】飞狐面具 徊 铩的逗比花,那估计就是他了。
有时候他确实比谁都精明。80年代第二个赛季初,他倒卖材料赚了80万金,按照当时的汇率卖了2000+软妹币。我简直惊呆了,几乎每天都和他在一起玩游戏,肿么人与人的差距就这么大呢!!!新赛季之前他还穷的叮当响,连荻花出了小笛子都是我替他拍的…
说起笛子,又是一段心酸往事…小笛子白龙珠拿到,我俩迫不及待开始做升级任务。没什么特殊的经历,值得一说的是孤心笔一次就出了脸超级红…后来我做大扇子刷了7遍…然后万事俱备,任务最后一环是去魔音灌耳的老王那里学习特殊的吹奏技巧♂。原打算叫他拉我过去,没想忘了老王那儿不能召请。所以等我神行过去时他已经快交完任务了。
一落地,奶的直觉告诉我有什么不对:哎你怎么血不满?
二花:啊?啥血不满?
没等他说完我突然明白了:妈蛋我只知道扇子任务掉蓝,看来笛子是掉血啊!!!
然后一连串动作大轻功飞上老王屋子估计是我人生轻功技术的巅峰了…每次大功防都会挂在树枝上什么的满满都是泪…以至于每次回想起这次英(zhi)雄(jiu)救(dou)美(bi)都感觉自己燃爆了!
直到我大轻功甩到门口,剑舞风袖一气呵成救回只剩9%的逗比花之后,他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哦,这个任务掉血啊… ⊙0⊙
唉,天国的离经心法…
自然,我也就在老王面前享受【?了一次 [真·速冻·魔笛二重奏] ~


脸黑如我,80年代前半段用帮贡武器,后半段用小橙武,等我终于有了扇子,已经是90年代的事了。正如墨菲定律所说,我曾经最想跳舞给他看的人,却终究和扇子的故事毫无交集。
这张截图是今年生日时,帮会里不明真相的逗比们起哄了一晚上,他放烟花陪我截的。
但无论是为了什么,那天,我真的很开心。

评论(5)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