瑾茗

被重启拉回瓶邪丨剑三五七万歌jjc狂魔丨陆散丨EC丨全职丨华福丨爬墙小能手丨

【瓶邪】 秋 (雨村日常)

*雨村日常小甜饼*

*设定时间在十年后的第一个秋天,瓶邪已经在一起了。*

*在单位摸鱼产物,成功被重启拉回瓶邪大坑*


    快到9月底了,夏日的余威渐渐消退,这两日接连下了几场秋雨,甚至还有了几分寒意。坐在院子里,穿堂风凉飕飕的,吹在身上让人懒的不想动弹。这天儿舒服了,胖子出门的频率也明显高了起来,还美其名曰“联络妇女工作,疏通群众环节”,一天不到饭点不见人影,到了饭点也不一定回来。看他乐在其中,我也懒得管他。不过换个角度想,我和闷油瓶独处的时间也多了不少。

    相比胖子的变化,闷油瓶好像对季节的转换没什么感觉。早晚温度低的时候,他会盯着我穿件外套,自己倒是随意的很。工字背心、大T恤有啥穿啥,毫无偶像包袱。不过人家道上哑巴张毕竟身体素质不一般,现在的我在他眼里没准算半个残疾人了。

    过了午后终于出了太阳,我和闷油瓶把冬天用的被褥都翻了出来,这是上个月我妈从杭州寄来的,一股子霉味活像是捂了10年。我俩把被褥都晾在院子里的晾衣绳上,风不时吹动,倒有几分岁月静好的感觉。我把藤椅拖到被子的阴影处,有细碎的阳光被悬挂的被子切成细线,随风在我的身上摇曳。我摊在躺椅上,闭着眼睛也能感觉到光华流动。

    我现在的身体是不如从前了,进化成了晚上睡不着,白天打瞌睡的修仙境界。这几天尤其厉害,夜里闭上眼睛,脑子里却停不下来的胡思乱想,头沉重的抬不起来,但怎么也睡不着。好不容易迷糊着,还净是噩梦。虽然我尽量不动声色,但我知道小哥一定发现了。想到这我有了些负罪感,自己睡不好还害得小哥陪我睡不好,亏了他还有精神成天去巡山。

    四周很是静谧,风声、水声、被子间的拍打声、远处的农机声,我睡意渐沉。快睡着的时候好像还迷迷糊糊的叫了闷油瓶一声,没听到回应,但我想他听到了。因为我很快感受到了织物的触感笼罩下来,和眉间的一个吻。

    再醒来是被快递吵醒的。快递小哥哐哐砸着门,我的脑壳也随着他的节奏似的跳着疼。我条件反射的从躺椅里挣扎起来去开门,没等我站直门外就安静了下来。应该是闷油瓶开门去了。我索性又坐下伸了个懒腰。不一会,闷油瓶撩开我面前的被子,面色凝重的对我说:“你的快递,苏万寄的,很危险,活物。”

    我惊出了一身白毛汗。卧槽好小子学会搞事了,就知道瞎子不会带孩子,净给我闹妖。


    我看着打开的箱子,心情很复杂。但一抬头对上张大爷含笑的眼睛,我也忍不住笑了:“是挺危险的,那还是您处理吧?”满箱螃蟹配合的吐着泡泡。闷油瓶郑重的点了点头,搬起箱子径直走向厨房,背影都带着海的味道。

    好久没吃海货,还没出锅,闻着鲜味我都馋的不行。闷油瓶还在厨房忙活,似乎还要做个菜。我又瘫着放了一会呆,感觉头没那么疼了,就去收院子里的被子。看一眼手机已经5点了,现在天越来越短,这会儿太阳已经要落到院墙下面去了。我抱着被子往屋里走,想着一会儿要给胖子发个微信,省得他抱怨我们吃独食;又想着螃蟹性寒,我现在的胃估计也吃不了多少;还想起螃蟹这么多,家里冰箱放不下,可以拿给邻居大姨一些,她家小姑娘见了一定高兴坏了……刚晒完的被子松松软软,还带着一些温度,我把被子扔在床上,又忍不住陪被子躺了一会。我没开灯,闷油瓶来叫我吃饭的时候,看到的就是满床的被褥和窝在上面犯迷糊的我。我为自己偷懒被抓包有点赧然,不过面对老闷,我这脸皮向来加倍的厚。

    “天真别睡了,快来吃饭!别说嘿,苏万这小子搞的螃蟹还真不赖!”,院子里飘来吼声。我撇一眼窗外,胖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了,正在桌边愈战愈勇。一回头,看见黑暗中闷油瓶向我伸出两只手:“来。”我心里暖的一塌糊涂,不是说我需要别人拉,只是这种久违的被关怀的感觉让人上瘾,我还需要用未来的几十年去习惯。我把两只手放在他的掌心与他十指交扣,赶在他发力之前突然发力将他拽向我。闷油瓶一定有一万种方法制止我的小把戏,但他还是顺从的被我拽倒了。

    他顺势把我的手按在头的两边,眼睛亮亮的看着我,我突然有点心虚,想着得为自己的行为找点不被踹到墙上的理由,遂试探的问道:“嗯……现在我力气大吧?”

    “大。”

    虽然屋里很暗看不太清,但我打赌,他一定是笑了。

    我挣开手揽住他的脖子,他心有灵犀的伏下来和我唇齿交缠。他现在已经很有技巧了,很快就吻得我喘不上气来,一时,房间只有粘腻的水声。这闷油瓶一定是尝过菜了,满嘴都是螃蟹的咸鲜味,我努力夺回自己的舌头含糊的问他:“好吃么?”说完我就后悔了,这个主语很重要。

    闷油瓶在我的下唇上轻轻咬了一口,转头贴着我的左耳说道:“你比螃蟹好吃。”

    火热的气流吹进耳朵深处,我忍不住抖了一下,老脸一红。日,他娘的撩我撩出经验来了,这回算我输。


    最后吃到螃蟹的时候已经凉透了,胖子也不见了人影。一刷朋友圈,才发现胖子半个小时前新发了一条“真特么有情饮水饱啊!”,评论是一连串的噫。

    我夹起一块蟹肉,酱油碟里蘸过扔进嘴里,好吃的叹了口气,一边单手操作评论了一个得意的表情。又拿起手机拍了一张闷油瓶剥螃蟹的认真模样,配文“秋”,发了一条朋友圈。

    这样的秋天,我等的太久了。

    


继多次上墙之后,第一次完成双杀………
同时上墙两条……我要去买彩票………
感谢喝多的三叔哈哈哈

老陆突然宠溺!

罗兹沉迷搞事!

陆散能战到b站倒闭!

【心疼没有妹子的夫人】
【真想给他众筹一个短发眼镜的散娘x】
【正好夫人头圆】
【散老师也喜欢】

【我在说些什么…………】

So what should we do?

Accept magic?


There can be no place for magic in Camelot.

Goodbye ,Logan.
Goodbye ,Charles.













图源微博@玮玮脑洞能炖糖被牢饭幸福砸晕

民主主义也好,世界变成原子也罢,我只希望他能在我身边半醒半睡的看书。

哈哈哈哈哈,给散人点赞的大家都是认真的么!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散老师系列……【忽略我魔性的打码吧_(:з)∠)_

啧,这老夫老妻既视感,我给满分

【官方花样发糖】

哈哈哈哈哈哈这TM的就很尴尬了

是巧合还是套路!

这波恩爱我吃了!